锦年入梦

雪融寂寂,春入庭院

·这篇狗血虐文原本写得太水了,现在改动一下
·依旧是BE,完整了一下设定

【野神】弱点(中)

·上次那篇狗血虐文的后续,是车
·长久不写有点手生,不要介意
全文走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2528147982/4274104095415093 )被屏蔽到没脾气……不过转发里的图还幸存着

·七夕快乐

【野神】弱点(上)
·大家还记得之前的高考作文跑题式小段子里面那个狗血虐文吗,对,我准备扩写
·比较俗套的天使恶魔设定,以及看这个背景颜色应该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剧情_(:з)∠)_所以请大家慎入!慎入!慎入!
·单纯满足我个人的恶趣味,所以非常ooc
预警完毕,愿意看的食用愉快

【野神】痣(简单粗暴的标题)

·585话广播梗(官方逼死同人了解一下)
·一发无意义的日常,仿佛到了瓶颈期
·渣文笔极其ooc,随意食用吧
       昏暗的客厅,唯一的光源是那个正在播放着影片的电视,阴沉沉的声音和屏幕上突然窜出的鬼影无一不在渲染着恐怖的气氛。空调的凉风让身上因行走闷出的汗瞬间变得冰凉,贴在颈边和后背的汗珠激得小野不由得一哆嗦。
       “神谷桑,大晚上的怎么不开灯啊,还有空调的温度调得太低了,会着凉的。”回到家的小野看见此情此景,“啪”一声打开了电灯,而后拿过空调的遥控器把温度往上调了几度。明亮的灯光下,小野这才看见了神谷双手抱膝窝在沙发上的模样,“这样看恐怖片才比较有氛围嘛。”
       “所以还穿上了我的十四松帽衫?”小野意味深长地说道。
       “因为它暖和不行吗!烦死了你,还不快去洗澡!”像是娘桑被踩中了尾巴一样,神谷突然打开了蹭得累开关,把帽衫往头上一罩,意图隔去小野的视线。
        “好,知道啦。”没有错过神谷突然连耳尖都泛了红的模样,小野乖巧地应了一声,拿上了衣物便往浴室走,心下却在盘算着什么。
        听着浴室的水声,神谷也没什么心思继续看老旧的恐怖片了,却并没有关上电视,而是把那些阴森的音效当了背景音乐。穿在身上的这件帽衫不那么合身,很明显大了一号,袖子盖住了手背,倒真是像了十四松的模样。
       神谷的手努力从过长的袖中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攥住了袖口,遮住了无意间被画上衣服的黑色笔迹。这件帽衫被小野带回家之后就一直当了家居服穿着,或许是小野在台本上做笔记的时候不小心画上的吧,总是这么冒失,神谷这么想着无奈地笑了笑。
        不过一会儿,浴室里没了声响,神谷的身边很快凑上了还带着水汽的身形。小野伸了双手从身侧环住了神谷,并把头枕在了神谷肩上,毛绒绒的发丝蹭在脸颊上,让神谷觉得有些痒痒的。
        “神谷桑,这个恐怖片好看吗,讲的是什么啊。”似乎不再执着于神谷穿着的那件十四松帽衫,小野瞟了一眼屏幕上暗沉沉的鬼影随口问道。
        而神谷闻言,似乎也在暗自庆幸小野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便颇有些兴奋地讲起了电影的剧情。神谷的声音清亮,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奇异的故事的模样落在小野的眼中是那样的耀眼。小野安静地听着,伸手拨下罩在神谷头顶的帽衫,好似漫不经心一般梳理着略有些凌乱的发丝。
       “早知道这部电影的气氛营造地这么好,我就不这么费心思了。”小野知道神谷指的是他特意关上了灯还调低了空调的温度的事。看着神谷把手往过长的衣袖里缩了缩,又紧了紧衣领像是在寻求一份安全感的模样,笑得有些无奈更是起了些调侃的心思。
        “穿着我的衣服可以给神谷桑安全感吗,我好开心。”小野的直球总是突如其来猝不及防,就该意识到这个隐S的混蛋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两件不同尺码的十四松卫衣其实两人那天都带回了家,只是小一些的那件却完全受了『冷落』,神谷似乎非常热衷于穿上属于小野的那件。
        神谷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朵尖,小野放低了的声音总是让他招架不住。因为忙碌两人也有些日子没有好好像这样,感受属于二人的空间了,神谷也意外地没有口是心非地反驳几句,反而转过身来面对着小野把他扑在了沙发上。
       “是啊,就是你这个handsome的笨蛋可以让大叔我这么安心。”神谷这么说着,往小野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努力从衣袖中伸出一根细长的手指戳在小野软乎乎的脸颊上。小野收紧了揽在神谷腰间的手让两人贴得更近了些,连轴转的工作之后能和恋人窝在一处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小野君的身上真的长了很多痣诶,的确很性感。”神谷小声地嘟囔着,而后软软的唇瓣凑近了靠近小野耳根的那处肌肤,很快地轻啄了几下,好整以暇地看着小野尚未反应过来的呆愣模样。“不过……”神谷的手伸进小野的衣服里,“这些地方也长了痣,别人都看不见。”纤长的手指划过,有意地画着圈,神谷的语气中竟带了几分狡黠的得意。
       “神谷桑……”小野有些无奈地捉住了神谷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而后一个轻轻柔柔的吻落在神谷的眉下,那里有一颗小痣,让此时的神谷平添了些风情。“让神谷桑还有余力来观察我身上的痣,看来是我平时还不够努力。”
       对上的视线里升起了几分渴求,“明天是休息日……”所有的话语溶在了一个热切的亲吻当中,夜还长着。
(那什么,鬼片还在放着呢x

后记:
拉灯啦哈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就一篇无意义的日常也卡了几天,以及接下来准备考研,大概是要进入低产期了_(:з)∠)_

·摸了几个关于镜花的小段子
·梗来自昨天看到的翻译,见p2
·应该算是没有cp吧,大概是个团宠镜花(x ​​​

【野神】高考作文跑题式小段子

·为了避免惨案我全都写(不是x
·非常有毒请谨慎食用
全国卷Ⅰ(写给未来2035年的那个他)
        “2018年的神谷桑你好,我是来自2035年的小野大辅,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休息日在家里的沙发上睡了个午觉醒来,看见面前坐了个小野的神谷觉得如果不是自己醒来的方式不对就是小野把自己当成了傻子耍着玩。
        “哇,2035年的小野桑竟然一点都没变老呢。”神谷揉了揉眼睛,以一种毫无起伏的棒读语气这么说道。
       “那是因为科技进步了。”不过十几年哪能进步如此神速,神谷腹诽,却装作信了小野的胡扯。
       “那,2035年的小野桑,请问我家娘桑还好吗?”“娘桑变成机器猫了呢!”
        神谷一把捞起一旁路过的蓝灰色猫咪抱在怀里,一边笑着揉了揉娘桑一边软着声音说道:“娘桑好厉害啊,变成机器猫了呢!”
       而后,神谷像是故意一般把身边的亲友问了个遍,得到的回答全都是“变成机器人了哦。”一时让神谷哭笑不得。
       而看着小野依旧期待的神情,神谷定了定心神这才问道:“那么未来的我们呢?”
       “我们……”小野坐到神谷身边,从身后把人抱了个满怀,温热的吐息喷洒在神谷的颈侧,“我们依旧属于彼此。”

全国卷Ⅱ(战斗机的防护)
     【“神谷桑,我把我的弱点,我的要害,我最致命的地方送到了你的手里,你怎么反而退缩了呢?”
       小野握着神谷的手,尖锐的刀尖直抵着自己的心口,面上的笑容扭曲近乎疯狂。
       “小野君……我,我做不……”
       话音未落,神谷便听到了刀尖没入肉体的声音,不同于那些平日里不致命的伤口,刺入了心口的利器,带走的是小野的生命。】
       “小野君你在看什么?”
       “我们俩的狗血虐文。”

全国卷Ⅲ(标语)
       “地球只有一个,但欧派有两个!”
       小野看着突然犯了中二的神谷,故作苦恼地说:“神谷桑,可是我没有大欧派怎么办?”
       “大欧派蕴藏着梦想,小欧派也蕴藏着梦想。”神谷拍了拍小野的胸口非常『大度』地这么说道。
       “那作为没有巨乳的弥补,巨X行吗?”
       小野笑得一脸无害地凑近了神谷,以下内容不予显示。
【玩个梗,我tm在写啥?!】

北京卷(绿水青山)
       仁淀川的水清澈透亮,映着一旁的山石格外赏心悦目,神谷站在水边,感受着少有的自然风光。
       而身后小野的视线却落在神谷的身上再也移不开去,无论山明和水秀不比你有看头。
【突然唱了起来x

天津卷(器)
       把曾经器大活烂的青涩小野调教得器大活好让神谷骄傲了好一阵子。
【上次那辆黑车的设定x

上海卷(谈被需要的心态)
        被需要的心情总是互相的。
        在其他节目总能独当一面的小野回到属于他们俩的广播节目时,总会弄出些差错来,然后『心安理得』地接受神谷的善后,笑得一脸得意。
        而私底下的神谷也会变得不那么『可靠』,孩子似的向自己的恋人讨要一份宠爱。

江苏卷(语言)
       工作时的神谷能够把话说得很漂亮,像是点满了语言交际的技能点。可在面对小野时,所有的说话技巧似乎都失了效,心里的话在喉间千回百转待说出口却再不是想表达的那个意思。
        而小野总是乐于『曲解』神谷话里的意思,想来最想得到余村和明的能力的人怕是小野本人吧。

浙江卷(浙江精神)
        对不起我做不到_(:з)∠)_

给我路@是路不是鹿 的贺文也存个档,这里是前篇,至于番外……连阿浪都给我屏蔽了我就不挑战LOFTER了
前篇https://m.weibo.cn/2528147982/4245837510838203

后篇https://m.weibo.cn/5340832980/4245836646631095

【野神】光

·520,本咸鱼也要挣扎一下
·梗来自海海,ooc来自我
·几小时的产物,食用愉快~

       那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临近下班时间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已有些躁动地期待着结束恼人的工作。而神谷正在检查手头的文件,以求不要出错,上交后不会再被打回来。
       “哇!玩偶!”坐在窗边的女同事以那尖细的嗓音惊呼着。
       所有人都骚动起来,神谷也抬起了头。
       只见一只体型不小的,模样有些怪异的灰色猫型玩偶被几根绳子吊在一架模型飞机上缓缓在窗边升起,贴着玻璃窗移动。神谷隔着人群看了眼那只玩偶,再次把视线放回了自己的工作上,他一向很少参与这么热闹的场面。
       有人打开窗户把那个大玩偶拖了进来,几个年轻些的同事一脸兴奋,“猜猜是谁送给谁的?”
       神谷暗自感叹了一下年轻人的活力,这样的事总没有什么意外,无非是哪个女同事的小男友想要讨女孩子欢心罢了。以前也有好多次,包装精美的巧克力,令人瞠目的一大捧玫瑰花,甚至是制作得相当精致的甜点,总之这些和神谷没什么关系。
       不过这只猫比以前的那些礼物都要大,更加引人注目,神谷也不免多看了几眼。
       “给ひろし……低调的ひろし。”把猫拖进来的同事好奇地念着挂在猫脖子上的小卡片,“低调的ひろし?”
        同事们议论纷纷,而神谷则在听到同事念出『ひろし』的时候猛地愣了一下,但并没有确切地意识到这个『ひろし』指的是谁,毕竟这个读音写出字来也不一定是『浩史』。
        那个同事走到神谷身边,满脸疑惑。“ひろし?”他问道,“神谷桑,是您吗?”
        神谷很少有过被同事如此瞩目的时候,即使问他的同事是后辈,他还是有些无措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们这名字念做『ひろし』的也就神谷桑一个人吧。”有人这么说着,“应该就是您了。”
        没有任何女同事出来说类似于“『ひろし』是我的网名。”之类的话,那只大猫玩偶便被强行塞到了仿佛一直在状况外的神谷手上。
       似乎有人在窃窃私语,大概是在奇怪为什么是送给算是大家的前辈的神谷,而不是公司里任何一位漂亮的女同事。连神谷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还是觉得这个礼物可能送错了地方,等找到真正主人再还回去吧。
       下了班,神谷在一众好奇的目光中把玩偶带回了家,一只这么大的玩偶放在家里,怎么看都有些格格不入。
       “就是这样,小野君,肯定是谁把东西送错了。”神谷灌下一口酒下了结论。
        “或许真的是送给神谷桑的呢?可能有人喜欢神谷桑想让您惊喜一下呢。”小野看着面前已有三分醉意的神谷这么说道。
        “别开玩笑了,谁会喜欢我这种欧吉桑啊。”神谷自嘲道,“倒是小野君,喜欢你的女孩子肯定很多。”神谷的声音越来越小,偷瞄了一眼小野那张昭和风帅气的脸,又闷下一口酒。
       小野的年龄比神谷小一些,他们是在大学时候认识的,毕业后小野选择了开酒吧,而神谷则是当了个上班族。他们的关系还是一直那么好,虽然神谷酒量不好,但还是会时时光顾小野开的酒吧,不为别的,而是神谷一直在暗恋小野。
       小野长得好,性格又温柔,向他示好的女孩子数不胜数,虽说小野一向是礼貌拒绝,但神谷看着总不是滋味。想想自己一直就是这么个不坦率的大叔,神谷又叹了口气。只是他不知道,一旁注视着神谷的小野的神色有那么一瞬的异样。
       第二天,神谷还是照常上班,只是在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对话声陡然安静下来。神谷有些疑惑,待他来到自己的座位,立刻便明白了这奇怪的氛围是因为什么,他的办公桌上赫然放着一个礼物盒子。
       神谷扶额拿起了那个盒子,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拆开于是转身进了卫生间的隔间。盒子看起来很普通,解开缎带便能轻易打开。里头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张小卡片上卧着一条链子,吊着样式简约的星型。
       神谷小心地拿起它,手指摩挲着上头的纹路,而后有些不合时宜地想起来,小野似乎也有这么一条相似的链子。想到这,神谷竟鬼使神差地戴上了这条不知由谁送来的礼物,仿佛这样就能离小野更近一些似的。而盒子里的那张卡片上依旧写着:“给ひろし……低调的ひろし。”打印的花体字根本看不出是谁的手笔。
       神谷不明所以,把链子往衬衣里一塞,走出了卫生间,故作坦然地在同事们打量的目光中开始工作。
       而后第三天,神谷收到了一只钢笔,和一张写着『给ひろし……低调的ひろし。』的卡片。
       第四天,则是由外送员送来的一大袋甜甜圈,给同事们分去了一大部分后,在里头又发现了雷打不动的那句『给ひろし……低调的ひろし。』
        第五天……第五天。神谷忐忑了一整天,但什么都没有往公司里送。
        然而当他回到家却发现,自家的信箱里被塞了什么,一只扁平的包裹,没有寄信人,也没有收信人。神谷还是把那包裹拿回了家,在茶几旁坐下,那包裹便放在了茶几上。
        神谷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它,那是一本黑色缎面的相册。翻开第一页,神谷瞬间愣在了那里——
       里面不是别人,全部都是神谷的照片。
       有他在校园时代的青涩,毕业时的意气风发,上班时的匆忙,甚至还有在小野的酒吧里发呆的模样。
       神谷一向自认不起眼,从未受过别人如此关注。这一刻,神谷不知道自己的反应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惊奇,恐惧,还是喜悦。
       而后一张稍微放大些的照片告诉了他。
       那是他不小心喝醉了之后趴在小野店里的吧台上的照片。照片上的他脸颊泛红,闭着微下垂的双眼,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那个模样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好看的。只是这张照片里不只有他一个人,神谷看见了另一人的手,小心地梳理着他有些凌乱的发丝。
       神谷记得自己喝醉的那天,好像是目睹了别人向小野告白的场面,而后一杯一杯地灌自己酒。那个场景,那个视角,神谷有些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贴在衬衣内的那颗星星仿佛硌得他生疼。
       相册的封底上依旧是那句话,『给ひろし……低调的ひろし。』
       只是这一次有所不同,在那句话下面,有着神谷熟悉的笔迹,『给最喜欢的ひろし,可以接受我吗?』
       神谷的心狂跳不止,他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见小野。忍住想要落泪的冲动,神谷迅速地穿好鞋子打开家门,却突然顿住了。
       正在他的家门边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小野,看着神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小野张开了双臂。“神谷桑,今天您有两份礼物,第一份您已经收到了,第二份在这里,您接收吗?”
       神谷还是没忍住红了眼眶,把自己嵌进了小野的怀抱,声音闷在小野胸前却有着几分抑制不住的颤抖,“我一直喜欢小野君,一直……”
        小野收紧了双臂,神谷的消极和踌躇他全都看在眼里,自觉不起眼甚至有些自卑的神谷总让小野觉得心疼。小野一直一直喜欢着神谷却不知如何表达,而后思索再三便选择了这么个办法。
       “神谷桑身上有光,我看见了。”
       “你就是我的光。”
—END—

后记:姑且算是520的贺文?梗是海海的(•̀ω•́)✧几小时的产物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