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入梦

雪融寂寂,春入庭院

今天听了两节课就能回来了,抽空练会儿字_(:з)∠)_放我去写文(闭嘴x

那啥,本来以为见习能清闲一点的,我还是太天真……明天起到下周二我都要去一个初中见习,听课改作业,还要写教案试教40分钟,到下周五见习结束,然后还有一堆见习后要交的作业_(:з)∠)_
原本我基本都能保证一星期能有一篇产出,这两周怕是不行了,悄咪咪说明一下|・ω・`)见习结束后删

【野神】礼物

·和@是路不是鹿 狼狈为奸的联文(你可以尽情地无法无天)
·这里是小野视角,可搭配路路的神谷视角一同食用


                                 礼物
D side
       1月28日,周六,工作依旧排得很满,第二天才是休息日。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小野婉言拒绝了同在录音室里的后辈的邀约,独自走出了大楼。
       冬季的冷风吹在脸上,带着不留情面的寒意,生疼。戴上手套,围上围巾,捂上口罩,这样的打扮总能让小野想起他那身形娇小又畏寒的前辈。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地只露了一双眯起的下垂眼的神谷总会凑在他身边,把手与他的交叠,即使戴着手套也还是固执地想要与他分享体温。想到这,小野不禁加快了脚步,目的地则是下一个街区的一家甜品店。
       温暖的甜品店内充斥着甜蜜的味道,明亮的灯光让各色食物有着诱人的颜色。小野穿过两边摆着精致甜品的走道,耳边似乎还有着神谷嚷着想吃甜点的软糯声音。
       “你好,我来取预定的蛋糕。”站在收银台前的小野拉下口罩说道。店员仔细核对过信息之后,便开始着手打包一个精致的蛋糕,那上头还有个写着『Happy Birthday』的小牌子,很明显是用来给什么人庆生的。
       “先生,您好像每年都会来我们这里预定一个生日蛋糕,是为您的爱人吗?”店员看了看预定信息又看了看小野俊秀的面容,倒是起了些八卦的心思。
       “那是我最重要的人。”大约是店内的暖气充足,小野的脸上泛着红。
       “您这么用心,您的爱人一定感觉很幸福。”店员带着小女生憧憬般的口吻说道,手上利落地打好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把蛋糕盒递给小野,“给,先生您的蛋糕,祝您和您的爱人永远幸福。”
       小野接过蛋糕微笑着对店员道了声谢,而后便走出了甜品店。店内外的温差让小野不由得哆嗦了几下,傍晚的凛冽寒风吹去了萦绕鼻间的温暖甜腻的空气。回家去,回家去,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催促着,去为他点亮生日的烛光,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小野的脚步愈发匆匆,小心翼翼地提在手上的蛋糕盒仿佛装着沉甸甸的甜蜜。
        在家门前站定,小野掏出钥匙打开的是一室寂静。“我回来了。”自言自语般的声音散在了一片昏暗冷清的房间里,没有回应。
       索性连灯也不准备开,小野径自把蛋糕放在了餐桌上。像是失了力气一般在桌旁倚靠着,这才伸手解开精心系好的缎带,慢慢打开盒子,双手有些颤抖却依旧郑重地像个仪式。插上四支小蜡烛,而后四点幽幽的烛火在暮色中亮起。像是那个冬夜里擦亮了火柴给了自己温暖和幸福的错觉的小女孩一般,在小野的眼中,忽明忽暗的烛光间似乎有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小野君你竟然只点了四根蜡烛,我今年是四岁吗?明年是不是该点五根了?”耳边仿佛响起了带着笑意的嗔怪,虚无缥缈的柔软声线让小野不禁开口道:“神谷桑这样可不就像个四岁的孩子嘛……”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的话音让小野自己都愣了一下,随即自嘲般地苦笑了一声。妄想总是带着回忆无孔不入,曾几何时,神谷也是像这样佯装不满地埋怨,却仍是笑着点燃了三根蜡烛,低垂了眉眼许下不曾被知晓的心愿。
       那仿佛泄了洪一般倾泻而出的往昔带着旧日的甜蜜填满了小野的胸口,曾经的桩桩件件犹如蒙了灰的旧照,重新翻阅却依旧鲜亮得刺目。想见他,想抱住他,想一遍遍地对他诉说心中满溢的快要藏不住的思念,但是不行,什么都不能说。小野怔愣地望着晃动的烛光,任凭这份感情在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颤动着双唇却也只吐出了一句:“神谷桑,生日快乐。”
     『Dear ひろし』
       什么都不能说那就写下来吧,在烛光映照的餐桌旁坐下,小野在洁白的信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那个在心中默念了无数回的名字。小野不善言辞,可当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的时候,心中那翻腾着的无法放下的情感便安安分分地归了位,在他心底最柔软的角落蓄成了一汪清水。
     『最近过得好吗?我过得……』
       小野的笔尖顿了一下,把那个写出了一笔的『好』字涂得面目全非,而后继续写道。
     『我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没有你的生活一点都不好。』
       宣泄在纸上的情感强烈地不似平日里那般内敛,小野微微抿着唇,眼底藏着的固执浮了上来。
     『若是在以前我这么对你说,你肯定会揉乱我的头发然后骂我一句“笨蛋”吧。』
       小野忽然笑了,回忆起了那双纤细的手在自己发间交错的感觉仿佛还在昨日,那溢满了笑意的双眼与自己的对上的那一刻满心的欢愉而今却犹如一个刺目而冰冷的碎片,紧紧地攥在手里即使满手鲜血淋漓,熨帖地揣进了心底,是那耳尖悄悄的一抹红。
     『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我不知道时间是到底是格外优待还是在苛待我,它把属于我们的回忆一遍一遍冲刷地更加醒目。它在嘲笑我,嘲笑这个懦弱的我。十年过去了,我还是不敢再次直视你的眼睛,我怕自己的动摇与不甘心让你困扰。曾经我所描绘的未来每一幕都有你的存在,如今却只能让你消失在我的生命中。我们都不再年轻,但我仍想回到那段不顾一切的日子,告诉那个看着你离开的自己请不要放弃,可我不能。』
        颤颤巍巍的烛火映着小野的脸,面上的神情有些看不分明。与神谷分开已经十年,当初的热血不顾一切犹如一场不愿醒来的美梦,交往后一同居住的几年间的点点滴滴像是装在小玻璃瓶里的子弹糖,放在舌头上很快就融化了,只有一点点、一点点的甜味,却也令人想要一次次地回味。
        然后梦醒了,用最残酷最令人心惊的方式,两人的关系被猝不及防地暴露在日光下。不过是一张捕风捉影的照片,上面神态亲密的他们一同回到他们所居住的地方,被附上了最为恶意的揣测,便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来自事务所,同事,朋友,乃至家人的问询无不在消磨着两人曾经不顾一切地在一起的热血。如同倒塌的灯塔上曾经指引过往船只的灯光一般,浸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不可挽回地熄灭了。两人不约而同地错开了工作的时间,对外宣称只是朋友,终于压下了这件事。没有谁提出分手,但都心照不宣地选择了他们认为最好的解决方式,搬离了两人共同的家,避开了两人共同的工作,包括那个奇迹一般的广播节目,然后渐行渐远。
     『浩史,我想你了。可是这句话,这封信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十年了,请原谅我的胆小,连你的生日我也只敢用这种方式为你庆祝。曾经的我不敢去看望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你,只能在远处默默祈祷,如今我依旧只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悄悄地为你祝福。浩史,生日快乐,愿你一生健康平安。』
       烛光下小野一笔一划地写着,脑海中神谷的模样依旧清晰而鲜明地让人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郑重地署好了名,小野的指尖留恋地摩挲着写着神谷名字的地方,而后把信纸对折塞进了备好的信封中。
       四只小蜡烛在燃烧的过程中已经短了一截,小野双手交握在胸前闭上双眼不知许下了什么样的心愿,而后睁开眼吹灭了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电灯,突然的强光让眼睛自然地溢满了泪水,小野并不理会,径自拿过餐桌上的信封,同时从茶几上拿起一个精心包装过的礼物走进了卧室。
       那是一个被藏在柜子深处的一个带锁的小箱子,小野用随身携带的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它,像是打开了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箱子里头放着大小不一的几个礼物盒,数一数连上小野手上的那个一共有十个,边上还整整齐齐地摞着一叠与小野手上的一模一样的信封,以及一张写着『神谷浩史』四个字的纸条。自从与神谷分开,小野每一年都像这样备好一份礼物为神谷庆生,还有一封不曾填上收件人也永远不会寄出的信。
       小野把手上的东西放进了箱子,静静地呼出一口气,而后重新上了锁,像是关上了不能为人所知的思念与爱恋。装着秘密的箱子再次被放回到了柜子的深处,犹如一出永不会落幕的独角戏的舞台道具,在黑暗的角落无声地伫立。
       小野回到餐桌旁,桌上那精致的蛋糕还散发着不合时宜的甜蜜。绵密的奶油融进嘴里,舌尖感受到的甜味充满了整个口腔,而舌根却在这浓稠的甜腻中尝到了苦味。小野静坐着,看着桌上特意分出的一块蛋糕,像是在等待着谁来拿起它。
       “神谷桑……”满室的清冷寂静中弥散了一声轻叹。
—END—


神谷视角看这里:http://xiaolu0531.lofter.com/post/1cb8500b_11a23e74

参加了下数信学院的三笔字比赛,我又用草书浪了_(:з)∠)_

【野神】人鬼情未了(x

·过了时间的万圣节贺文+551期广播梗
·依旧渣文笔ooc,食用愉快~

       “不给糖就捣蛋!”打开门回到家的小野被眼前的景象和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吓了一跳。面前的人影是这样一副可笑的打扮,黑色的学生制服,厚似啤酒瓶底的圆眼镜,额上绑着白色的绑带,还写着『万圣节』三个字,怎么看怎么像个读书读傻了的学生模样。
       “不给糖就捣蛋!”偏偏这个给予小野惊吓的人毫无自觉地向小野伸出了双手,眼神还上下打量着,最后停留在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捣碎为止。”
       小野不禁下体隐隐一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神谷桑……你这是什么打扮啊。”面前这个被小野称为『神谷桑』的人理所当然地笑道:“万圣节的打扮啊,前两天一个广播节目里听来的。”说着状似思考的模样继续说道:“小野君不是东大的学生嘛,广播里说这就是东大学生的风格哦。”
       小野一时语塞,不知道是该劝说神谷别去听这些乱七八糟的广播,还是应该直接去投诉那个乱来的广播番组。神谷还在催促着想要糖果,于是小野放下背包,索性席地而坐便拿出了放在茶几下的锡纸,仔细地叠成了糖果的形状,点燃放进一旁的瓷盘中,空气中渐渐弥散着一股香灰的味道。
       “呜哇!谢啦,小野君!”神谷的手上出现了几颗包装银亮亮的糖果,锡纸的颜色。神谷含着糖,眉目间似乎都带着糖果的甜蜜,看着小野的动作,不由得调侃道:“心灵手巧的小野君,真是贤惠呢。”
       瓷盘里的火光渐熄,小野这才站起身来。面前的神谷笑得弯了眉眼,糖块被舌头拨到右侧,脸颊鼓鼓的,像是某种啮齿类的小动物。那可笑的打扮在小野眼中莫名让神谷添了一份生气与青春,让小野不由自主地想伸手帮忙理正神谷额上的绑带。然而指尖所触一片虚无,小野趁着神谷没有察觉忙缩回了手,调整了下情绪,顺着神谷的调侃回击道:“我这么贤惠,神谷桑怎么还不娶我啊?”
       “小生家道中落,如今一事无成,着实高攀不起。”神谷装模作样地作了个揖,小野失笑,心道:神谷桑怕不是看了『聊斋』了。
       笑闹了一番,小野走进了厨房给自己准备晚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蔬菜咖喱饭,锅里炖煮着适合独身居住学生的晚饭。氤氲的烟火气中,小野偷偷瞟了一眼在天花板上飘着的神谷,心中涌起了些意味不明的情绪。
       小野是东大的三年级学生,今年选择在校外租房子住,挑来选去最后选择了便宜得不可思议的这间,房东说是由于之前死过人还闹鬼。然而作为一个从小失去了家人,手头并不宽裕的学生来说,这大概是最好的选择。就在住进来的第一天,小野就遇上了房东所说的闹鬼:墙角,一团明明灭灭的光点逐渐变大,然后显出一个人形。
        小野“啪”的一声把灯打开,那人形在灯光下凝了实,竟鬼气森森地飘到了小野面前,仔细打量了小野一番,温和地笑道:“你是新的租客吗?你好,我叫神谷浩史。”小野觉得按照这时的气氛来说自己应该尖叫一声:“鬼啊——!”比较应景,可是不知是被惊吓过头了还是这位幽灵先生的笑容太过平和无害,小野愣愣地回答道:“啊,你好,我叫小野大辅。”说着竟想要像社会人一样和对面的人握握手,而后意料之中地握了个空。
       小野呆萌的样子让神谷忍不住笑出了声,爽朗的笑声非常有感染力,让小野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了起来,于是一向不善言辞的小野竟能够跟神谷像熟识多年的好友一般攀谈着。
       在得知了神谷就是房东说的之前死在这间屋子里的人之后,小野竟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般问道:“神谷桑,那你是怎么死的啊?”这么直白地问一个幽灵这种问题,小野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神谷给予了小野一个关爱……的眼神回答道:“你看我的发际线,我是个程序员,工作太累猝死的。”顶着神谷的眼神,小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暗暗心惊。“然后啊,我觉得这死法太憋屈了,就跟鬼差们打了一架,顺便武力威胁阎魔大王,然后他们就同意我以幽灵的形态回到现世感受生活了,只是没办法碰到碰到现世的东西。”神谷轻描淡写地继续这般说道,凝实的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手随意地在小野的手背上穿来穿去,指尖透明如无物,令小野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寒战。
       而就这样,这一人一幽灵便住在了一起。
       由于神谷对于自己憋屈的死因一直耿耿于怀,所以每当小野学习到废寝忘食的时候,神谷总会飘在小野身边喋喋不休地唠叨,直到小野不堪其扰地去吃东西或者休息才罢休。长久下来,小野竟也养成了相当良好的生活习惯。而神谷碰不到任何现世的东西,感受生活也感受地索然无味,于是小野便尝试着买来锡纸冥币,做成各种东西烧给神谷,竟意外地奏效。
       面前的咖喱很快煮好了,小野拉回了自己神游的思绪,盛好饭放在桌上,低低地说了声“我开动了”便默默地开始吃饭。神谷飘到桌旁,换回了一直以来T恤牛仔裤的打扮,剥了颗糖果含着,以一个坐在小野对面的姿势托腮感受着糖果的甜蜜。
        言情小说中,同居的男女主总是特别容易擦出火花产生感情,小野曾经对此嗤之以鼻,而现在却相信了。因为就在前不久,小野在清晨一脸尴尬地醒来清洗濡湿的床单,被神谷调侃年轻人就是血气方刚,还八卦是不是梦见了哪个大欧派的美女姐姐,惹得小野一整天不敢直视神谷。小野不敢对他说,出现在他梦里的不是什么娇柔的女孩子,而是被他欺负得面色潮红的神谷。
       神谷的年龄停在了他死去的时候,大约是工作繁重的原因,他的身形显得非常纤细,有点过分的苍白,容貌并非多么精致但干净清秀。小野一边吃着饭一边偷瞄神谷,像是怎么也看不够,嗜甜的神谷眯着双眼享受糖果露出孩子般的笑容的神情,让小野感受到了如阳光般的暖意。
       像是把神谷的笑容合着饭一起吃了下去一般,小野舔了舔嘴唇起身洗碗,冰水冷却着小野的双手但无法冷却他内心的冲动。想要狠狠地欺负他,让他苍白的面容浮上情欲的红,想要吻住他的唇,尝一尝是不是还有糖果的甜味,就是单纯地抱着他也好啊,纤细的身形最适合从身后抱住了,可现实却是让他连触碰到神谷都不能。
       做完了清理,小野回到客厅便看见了兀自飘在空中的神谷。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小野终于磕磕绊绊地把满心翻腾的感情全然倾诉。
       “不可以。”神谷静静地听完小野的话,声音颤抖地吐出几个字,“我是个死人,小野君你还有很长的未来。”一句话仿佛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再多的深情也是无用。
        “神谷桑说的是『不可以』,但没有给我发『好人卡』,我是不是可以认为神谷桑也喜欢我!”小野直视神谷的眼睛,言语间有着显而易见的惊喜,像是看透了神谷拒绝的话语下的动摇。
        “笨蛋!我要看你好好活下去,工作,娶妻,生子然后老去。”神谷别开了眼,被看透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太好了,神谷桑也喜欢我!等我老了,死了,再找到神谷桑的时候,神谷桑不可以嫌弃我老!”小野似乎全然没有人鬼殊途的伤感,这话硬是逗笑了神谷。
       “笨蛋!”面对小野有些傻气的笑脸,神谷迅速地把自己化成了一团光点缩进了壁橱的角落里,似乎隐隐地泛着羞涩的红。
        入夜,神谷悄悄地飘到小野床边,看着那张昭和风帅气的睡颜,无声无息地在小野额上印下一个虚无缥缈的吻,心道:等这傻小子毕业了我就离开吧,不能耽误他啊。静静的夜里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转眼小野毕业了,神谷便萌生了去意,于是就在小野外出工作的这天,神谷离开了。然而就在傍晚神谷仍不舍地游荡在房子四周想再看一眼小野的时候,突然被人捉住了手,习惯性地一个过肩摔之后却发现那竟然是小野!
        “小……小野君?你怎么……怎么?”神谷太过惊讶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赶紧伸手把小野拉了起来。
        被神谷摔翻在地的小野彻底相信了神谷的武力值,抓着神谷的手站起身的小野连忙地说道:“神谷桑,你要相信我这是意外!”小野瞥了一眼神谷的脸色继续说:“我今天吃枣子的时候不小心把枣核吞进去了,然后就感觉肚子痛,本来以为是闹肚子了没在意,后来越来越严重我就痛昏过去了。”傻笑两声挨近了神谷,小野露出非常难为情的神色说:“然后我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这样的形态,听到医生说是枣核让我的胃穿孔了,又错过了治疗的时间,所以……”
        “小野大辅你是笨蛋吗?!这么小概率的事都能让你碰上?你这死法简直比我还憋屈!”神谷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没好气地用手指点着小野的额头。
        小野索性把神谷圈进了怀里,有些委屈地凑近神谷的耳畔说道:“如果我没有出意外神谷桑是不是要悄悄跑走了?”
        暗自感叹这个笨蛋的直觉怎么如此敏锐,神谷便只好坦白了。“看来这就是命运啊,神谷桑注定逃不开我!”小野一脸得意,而神谷终于无奈地回抱住了他,唉,栽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的故事……哦,还没结束。神谷和小野选择去当了鬼差,专门接引单身狗,闪瞎一众亡者的眼睛,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后记:
一篇没赶上时间的万圣节文,谁说人鬼情未了只能虐的,我这不就HE了嘛(理直气壮.jpg)

【野神】野良Cx野良D

·又是非常短小的一篇_(:з)∠)_
·渣文笔极其ooc,随便看看希望食用愉快吧 ​​​

        清晨,hiroC在一颗大树边醒来,懒洋洋地站起身,脚下铺着的落叶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和煦的阳光合着渐凉的秋风抚过蓬松的皮毛,hiroC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轻叹道:“天气真好啊,找onoD一起散步去吧。”
       这么想着,hiroC便往平日里onoD常去的地方走去,而这时,远远地跑来了一个明黄色的身影。“hiroC早上好!”开朗元气的声音让那身亮黄色的皮毛显得更加明媚,“我带了食物来,咱们一起吃吧!”onoD嘴里叼着的小包裹早在它开口打招呼的时候就散开了,各类杂七杂八的食物便滚了出来,也不知道onoD是怎么把它们打包起来的。
        往onoD身上蹭了蹭以示亲近,hiroC自信满满地说道:“明天起就该轮到我去找食物了,你明天可以多睡会儿。”onoD晃了晃尾巴,勾住了hiroC的,颇有些失落地说:“可是我还是比较想照顾hiroC嘛。”尾巴被这样有些小心翼翼地勾住,让hiroC心中不由得溢满了温情,但仍是坚持道:“不要小瞧我哦,再怎么说我也是野狼啊!”说着龇着牙做出了超凶的表情。
       onoD听罢,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上次hiroC也是这么说着出去了,然后被吓得像个皮皮虾。”迅速按住了hiroC听到这话准备扑过来厮打自己的爪子,onoD继续扎心道:“以及,hiroC咱们不是野狼。”
       “onoD你……还是这么认为的?咱们是什么?”由于体型和力量的差别被按在地上扑腾的hiroC此时终于从onoD的爪子下挣脱出来,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当然是金毛啊!”onoD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尾巴摇成了一朵花。“虽然hiroC把皮毛染成了灰色,但不能否认我们是金毛的事实嘛。”“明明是onoD把皮毛染成了金黄色吧,一直在否认事实的是你吧!”hiroC不甘示弱地说道。
       两只……嗯,未达成一致的生物互不相让地对峙了一会儿仍是相持不下,最后很是默契地一起闭了嘴,心道:“这傻子的幻想症还是没好,唉,愁死人了。”而后各自给予了对方一个『虽然你傻但我还是依然爱你的眼神』默默解决着地上的食物。
       吃过东西,onoD便把自己瘫在阳光下晒肚皮,甚至还想拉着hiroC一起,结果被一脚踹了起来。只见hiroC站在一个看不出原样的小石台子上,俨然一副占山为王的模样,而后像是中二病发的一般说道:“onoD!咱们去征服这片丛林吧,这里就是第一步!”
       秋日的阳光照在hiroC灰色的皮毛上,仿佛笼上了一层暖融融的光,onoD的眼中便只剩了这个属于他的意气风发的小国王。但是欣赏归欣赏,该扎的心还是照扎不误。onoD跳上台子,表情诚恳地说道:“hiroC大人,您脚下的台子应该是人工制造的,所以这里不是什么丛林,而是个荒废的园子。”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hiroC轻轻盈盈地跳下石台子,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说了句:“onoD跟上!”便一马当先地往前走去。看着hiroC的背影,onoD便跟在了身后,心道:“别看我家hiroC现在这样似乎非常勇敢无畏的样子,过会儿肯定得往回跑。”
       像是知晓了onoD的心里话一般,一阵风吹过,枯黄的树叶交错发出了些奇怪的声响,同时一个不明物体擦着hiroC的耳朵落在了地上,惊得hiroC瞬间炸了毛。“onoD!onoD!救我!我们是不是跑进了别的野狼的领地啊!怎么有东西袭击我!”凄厉的叫声可谓绕梁三日不绝,嗯?你说露天的没有梁可以绕?无所谓啦。而后就这样hiroC回头几步窜回了onoD身边。
        赶忙舔了舔hiroC炸开的毛以示安抚,onoD暗自庆幸计划通,“那hiroC就好好地跟着我走吧,我会保护你的!”说着便领着hiroC往前走,那神情活像是来巡视领地的。
        走了许久,满目荒草,树木,还有不少被野草破开了的石头墩子。不得不说这座荒废的园子还真大,想来这里曾经定是个非常漂亮的属于富人家的花园吧。
        hiroC跟在onoD身边一刻不离,小心地打量着四周,就在继续走了一段路之后,眼前的景色变了。草地和树木有了人工修剪的痕迹,不远处还有着一个正在工作中的喷泉。hiroC不免有些惊奇地看着这一切,也终于相信了这是一个花园而不是丛林。
       “哦!看呐!之前的那只黄色的野猫带来了一只灰色的野猫!”随着一声操着译制片腔调的惊呼,面前出现了一个管家打扮的发际线堪忧的男人。“再喂它们点食物大概就可以让它们变成家猫了,好了伙计,下一个任务就是弄点猫粮过来,看看要几颗星星?”那男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
       hiroC:“喵喵喵喵?(那是什么?)”
       onoD:“喵喵喵喵喵喵喵。(提供食物的机器。)”
       hiroC了然,心道原来onoD打包的食物就是这么来的。不多时,那男人端来了一盆猫粮,onoD蹭了蹭那男人的手以示友好,而hiroC也终于收起了自己表现得超凶的模样,屈服在了食物之下。
        最后,让我们恭喜管家奥斯汀收获了两只不认为自己是猫的野良D和野良C,继续过着有猫有狗修缮花园的幸福生活。

后记:
我也不知道我的文风为什么变成了这种鬼样子_(:з)∠)_这篇就是认为自己是野狼的野良C和认为自己的金毛的野良D的故事,为什么是野狼?因为某个小可爱的手癌啊,是谁我就不说了。顺便由于仙儿的视频太洗脑了,我就把仙儿的话安在了hiroC身上,以及最后这个花园的梗来自最近在玩的梦幻花园。

·549期广播梗
·去鬼屋非常需要一个会害怕的人
·依旧渣文笔这次非常ooc,食用愉快~